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新聞

新聞中心

行業新聞

中國禁令引發蝴蝶效應,重塑全球固廢處理系統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8-09-01 08:06:21

圖片關鍵詞

禁令后,包裝業遇“斷糧窘境”

不久前,華東、華南、華北等地區多家造紙廠再次公布上漲價格,上調廢紙價格30-100元/噸。據央視財經報道,今年上半年,成品紙市場迎來漲價潮,白板紙、瓦楞紙、箱板紙等紙種價格全面上調。

近些年網購的普及刺激了包裝行業的需求,幾乎每一個快遞包裹都預示著對包裝紙的需要。而在“洋垃圾”禁令之下,包裝行業上下游各種變量都面臨著復雜的情況。

上游紙廠原料價格上漲的壓力給整個產業鏈增添了諸多不確定性。處于產業鏈下游的包裝企業,一方面要面臨顧客對包裝設計日益挑剔的眼光,另一方面對包裝紙成本的增加望而卻步,可謂兩頭承壓。

圖片關鍵詞

在被稱為“江北塑料第一鎮”的山東省日照市莒縣劉官莊鎮,曾有多家“小作坊式”塑料加工廠,形成包括原料產銷、吹塑產品、塑料制品等一整條塑料產業鏈。

圖片關鍵詞

清華大學環境固體廢物控制研究所教授蔣建國稱:“‘洋垃圾’禁令期間,相關企業可能都要面臨洗牌,產業結構升級優化,大的企業需要進行產業結構調整,小散亂的企業可能難以生存。”

李志青同樣在其評論文章中表示:“‘洋垃圾’被禁止之后,再生行業的原材料供給缺口需要依靠國內“土垃圾”補足,就會倒逼國內的土垃圾做好后端處理,再進一步倒逼前端的居民社區垃圾分類做得更好。”

圖片關鍵詞

各國廢物回收體系面臨重塑

此前,這些固體廢物都可以作為商品運至中國。如今,中國完全禁止了包括廢塑料和混合紙在內24種材料,對于禁令之外仍可正規進口的硬紙板、廢金屬等也大幅提高了標準,要求雜質占比例不超過0.5%。一些工廠老板表示,現有設備根本無法將污染物含量降到這個標準,因而不得不支付每噸70美元的費用,將固廢運往垃圾填埋場或焚燒爐。

一些工廠正試圖采取措施清理回收物流,包括放慢加工設施運行,或者限制接受的材料類型等,“每家從業者正陷入掙扎”。

而在其他國家,中國的“洋垃圾”禁令也同樣在重塑回收行業。在美國科學促進會期刊《科學進展》(Science Advances)2018年6月發布的一篇研究論文中,佐治亞大學的研究人員收集了從1988年到2016年中國進口塑料垃圾的數據,據此推測,預計到2030年,全球可能會有1.11億公噸的塑料垃圾無處可去。

“這是一場國際危機,我們無法承受這些費用。”一家回收廠老板在波士頓環球報的采訪中稱。研究者通過數據繪制出2016年中國塑料廢物進口來源及1988-2016年累計塑料廢物出口噸位圖。橙黃色線條為2016年中國塑料廢物進口數據,灰色為1988-2016年各國出口數據,顏色越深,出口越多。

圖片關鍵詞

“世界工廠”與“全球垃圾回收站”

這條進口供應鏈之所以得以運轉,源于每個環節各自獲利。對發達國家而言,嚴格的環境標準與較高的勞動力成本意味著廢物處理費用高昂,出口至中國無疑是一種更為經濟的方式。《中外對話》研究院馮灝撰文分析:“對于發達國家而言,國內處理的費用大概在每噸400美元至1000美元。運到中國,即便加上運費,每噸的成本只有10美元至40美元。”

對于中國而言,彼時享譽全球的制造業需要更多原材料。“中國收納的‘洋垃圾’主要是塑料、廢紙、金屬材料等,都是還有一定回收利用價值的原材料 。”蔣建國稱,“我國此前進口這些固體廢棄物,作為發展資源不足的補充。”

在李曉的記憶中,貨船會停在劉官莊鎮的港口,“洋垃圾”壓縮包進入到家里的小工廠中,拆解后粉碎、清洗。“進口塑料都是經過分類的,是質量比較好的材料,其次是國內工廠的廢棄材料,最次的是國內垃圾回收站運過來的,比較臟也難處理。

除卻原材料需求,“企業在這個過程中有利潤可圖,也是‘洋垃圾’進口的驅動因素。” 中國環保產業協會生活垃圾處理委員會秘書長徐海云稱。

圖片關鍵詞

“只要停止一些事情,就可以撬動全球貿易體系——禁止‘洋垃圾’就是其中之一。” 安大略理工大學能源系統和核科學副教授丹尼爾·霍恩威格在其文章中表示。

圖片關鍵詞

據此,勞動力成本比較低的發展中國家成為全球污染的“避難所”,“洋垃圾”的轉移很大程度上是通過國際貿易來實現的。從1995年到2016年,中國的年垃圾進口量從450萬噸增長到4500萬噸,二十年間翻了十倍。據商業咨詢機構China Briefing的數據,2016年,美國廢紙出口中,有三分之二以上直接送到了中國。歐盟27國中,87%的再生塑料直接或間接運至中國。

出于控制發達國家“污染轉移”、保護發展中國家環境的需要,聯合國環境規劃署于1989年通過了《控制危險廢物越境轉移及其處置的巴塞爾公約》,對各締約國進出口危險廢物的國際義務及其法律責任作了明確規定。中國于1990年3月22日在該公約上簽字,也是世界上最早加入的締約國之一。

不過,一個公約不可能避免所有的污染轉移,經濟與環境的雙重問題很難用環境約束來解決。由于環境處理的高成本以及輸出國嚴格的環境規制,《巴塞爾公約》生效之后,“洋垃圾”越境轉移依然存在。

蔣建國介紹:“產業機構升級是一個原因,環保意識增強與遏制污染的考量也是。隨著我們國家廢品產生量也越來越大,處理處置出現了很大問題,洋垃圾擠壓了國內廢物回收的動力和空間,帶來的二次污染隱患也越來越得到重視。”

中國的“洋垃圾”禁令對歐美國家的影響,也暴露了全球此前依賴單一進口商的脆弱性。不過,值得注意的是,中國拒絕“洋垃圾”之后,其他勞動力成本較低的發展中國家,例如東南亞、中東、拉美各國,正可能成為新的“垃圾場”。

這種選擇相較之前的污染轉移并無本質改變,,依舊建立在國家間經濟發展不平衡、落后國家對環境保護不夠重視的基礎上。克里斯托•哈利姆(Christine Halim)對《南方周末》表示:“中國禁令將有助于倒逼印尼提升回收系統水平,但也不希望印尼淪為歐美新的垃圾場。”

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杰在公開發言中稱:“重要的是大家要統一到巴塞爾公約的精神上,各個國家都要立足于自己產生的危險廢物和其他廢物,自己來減量、自己來處理、自己來消化,這樣很多事情才會更好地理解和解決,也有利于全球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的普及和推動。”

久久精品亚洲日本波多野结衣,欧美人与动牲交免费观看,特级太黄A片,国产在线看老王影院入口2021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